线 路
全国服务热线(7天*12小时)
当前位置: 西藏旅游 > 旅行游记

寻梦西藏,缘起在人群中,我看见你

  • 发布:2017-03-30 15:15
  • 来源:中国西藏旅游网

契子:从十二三岁开始,因为莫名的原因,就把西藏当做自己的梦想之地,总想有一天能骑着马、抱着古琴,去西藏流浪。很多时候,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面会生出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念头,那时候小的都没有离开过家乡,甚至连西藏在哪儿都不知道,但是,有些念头是就那么根深蒂固。

后来觉得,这就是缘分。冥冥之中,有些人,有些东西,注定有某种牵连,而有时候,那些莫名其妙却又根深蒂固的想法,也许就是着说不清亦不可说的缘,或者说是业,英文叫KARMA。

身边有些人总是在抱怨,有时间的时候没有钱,有钱的时候没有时间,所以有好多想去的地方至今也没有去成,有好多想做的事情,到现在也没有去做。三十岁之后,我觉得,只要想做,总是能够做成,其他的均是借口,理由只有两个:勇气和契机。如果生命中遇到契机,而自己有勇气去把握,这也许就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的意思,暂且不去说是三七分还是五五分,勇气,总是重要的。

于是乎,在突然间的某个假期,有了突然间不想等待的机缘,有一拍即合的老伴儿,终于要完成西藏之旅的梦想。

大美不言·折人心神

在西藏的时间,每去到一个景点基本都要坐上八九个小时的汽车,高原反应加上长时间的晕车,西藏可是活活要了老娘的半条命。

以前听别人说,身体好的人不会有高原反应,高反没那么可怕,那就是坑爹。亲身经历了高反之后,我可以拍着胸脯说,除非你的肺被切除了,否则,高反人人皆有,强烈和表现不同而已。我的高反症状,如同宿醉,头部像戴了紧箍咒,一圈一圈的发紧,发晕,眼睛发胀,胸闷,气短,手脚无力,犯困,困到眼睛支上火柴棍都没有用,像晕过去一样就睡着了。

我的伴儿高反症状与我不同,如同活猴一般,饭量大增,酒量明显下降,才喝了一两小二就卧在自己的饭缸上昏昏睡去。第二天吃了晕车药都睡不着,欢实的不同往日,终于,在车行五个小时,呕吐了两回之后,终于天随人愿的平静了下来,蔫倒在座位上犯困开始栽嘴儿。

同路的一个善谈的音乐女老师,带着长满了青春痘的女儿同行,小姑娘不爱说话,颇为无趣,我们把她叫做MISS BEAN。MISS BEAN的妈妈在进藏第一天的火车上还和我们畅谈人生,求教祛痘方法,看见车窗外面可可西里无人区自由奔跑的藏羚羊,野马和牦牛时还用艺术家的呼喊声号召大家赶紧拍照。第二天进入格尔木就开始卧床吸氧,她艺术家的光彩一直黯淡到全程游玩结束回程。

同行有个大爷,目测有六七十岁,精神矍铄,烟不离手,据他所称一天至少两盒,四十年没有间断过。从我第一眼看见他和香烟,直至爬上海拔五千多米的山口,直至大家都赞叹不已弱弱询问他的烟史,直至离开西藏,他都神奇的保持着一个动作——抽烟。即使如此,临走的时候,他翘着二郎腿,穿着蓝布褂,黑瘦的脸配着半截烟头儿,无奈的对导游说“来西藏带我们去的这些景点,还是不太适合我们老年人呀”。看,世上不存在神话,只有不为人知的背后辛酸。

不知是我有自虐倾向,还是“人之初,性本贱”。西藏,是这么多年,唯一一个能在身体上给人这么大的摧残,但是在视觉,在精神上,给人这样大的安慰的地方。它的神奇,有一部分,在于此。就像,爱,必定受苦一样,因为受苦,我们才知道原来自己深爱着。

西藏的山山水水都像比平时见到的大一号似的,以前总觉得北方太行山脉比起南方的山丘,都可以称作雄浑壮观。但是一比西藏,喜马拉雅山脉,冈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脉,我的神呐,西藏的山像是得了巨人症,巨大的让人觉得像神一样,看一眼就喘不过来气。

闭上眼睛,有两个镜头,让我至今灵魂激荡。

第一圣湖——纳木错

一个是在去纳木错的路上。进入纳木错景区大门,距离纳木错湖还有七十公里,在越来越接近纳木错湖的路上,两边是一马平川的草原,油嫩嫩的绿草地上面,有星星点点黑色和白色的藏包,白色的藏包象征着里面住有未婚待嫁少女,导游说他们每家起码有十几头牦牛,几十匹马和羊,身价近百万啊,我们这一车游客哥哥和大叔们的那颗入赘心啊……我也不禁神思飘荡,真特么想在这里和有情人做快乐事,生他一群孩子,组个足球队,天天放牧,晒太阳,学神马习,上神马学,工神马作,存神马钱,天空飘过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啊……快乐,也不过如此简单啊。

一条仅两车道的公路,弯弯曲曲伸向天边。周围是嫩绿的一望无际的草原,有骑着摩托车放牧的藏民,和随地坐着晒太阳牧羊的身着藏袍的美丽少女。与天相接处是蓝的透不过气的天空和大朵大朵棉花糖一样白的云彩。感受到的是车行时拂面的凉爽清风,和明媚、灿烂却不灼热的阳光。在这条路上前行,有种进入天堂的感觉,向着天地交界处,向着阳光,向着更为美丽却尚为所知的纳木错湖,这样自由的前进着。

纳木错,藏语叫“腾格里海”,“天湖”的意思。海拔四千七百多米,是海拔最高的咸水湖,面积一千九百多平方公里,仅次于青海湖。在我眼里,这就是海,高原上的海,离天空最近的海。唐古拉山上终年不化积雪,映衬着清澈碧绿的湖水,倒影着如此的蓝天白云,这绝不是人间的美景,人间不可能有这样干净美丽的画面。

纳木错的湖水被称为“情人的眼泪”。据说喝上一口能忘情忘忧。我虽然摆拍了喝水的姿势,但并没有尝试,我感谢生命中所有的路人,没有他们,哪里来现在这么优秀这么洒脱的我,哪来更加契合的爱人。我并不要忘记那些人。因为:学到的知识,私人的记忆,以及吃到嘴里的美味,这三样东西才是谁都无法剥夺的个人财富,我怎么能随意舍弃?

这里空气稀薄,含氧量只有百分之四十多,比平原地带空气含氧量少了五十多个点。但是我缺氧的脑袋一点没有犯困,恰像吸了氧一样,脑聪目明,虽然头脚发沉,但我用生命做了五六个跳跃的动作,最后一张终于被手拙的伴儿抓拍下来。我飞翔的裤腰带儿和涨红的脸,我激荡的灵魂,在这蓝天碧水白云雪山之中,定格,成为我和纳木错交心的记忆。

羊卓雍错——上面牧场的碧玉之湖

羊卓雍湖和纳木错,旁玛雍错被称为“三大圣湖”,据说主要原因是它能帮助人们寻找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达赖圆寂后,由西藏上层僧俗组成负责寻找灵童的班子,先要请大活佛打挂、巫师降神,指出灵童所在的大方位;然后到羊卓雍错颂经祈祷,向湖中投哈达,宝瓶,药料等。最后,主持仪式的人会从湖中看出显影,指示灵童所在的更加具体的方位。如果上述3种仪式所示方位一致,便可派出人马,循所示方位寻找灵童。

羊湖和纳木错景色不同。它是高原堰塞湖,游客只能登高观其全景,亲近不得。它的形状也不规则,像珊瑚一样,又被人称作“上面的珊瑚湖”。羊湖之美,在于奇险,在于蓦然回首时候那无意的一瞥。

首先通向羊湖观景处的道路,颇为奇绝。一条只能容往返两车道的,一面是绝壁,一面是悬崖羊肠小路,Z字形挂在山上,悬崖的那旁仅有几个大红石墩算作遮挡,且有好多石墩有明显被撞和落崖的痕迹。

在这又是四千九百多米多处的地方,我坐在第一排靠窗位置,虽然因缺氧犯困头晕,但是被司机师傅一手开车一手打电话,不停和身边返程的车擦肩而过的技巧和淡定之姿震惊,一面手心冒汗紧抓扶手,一面眼若铜铃凝视这窗外神峻山岭的雄浑气魄,大气都不敢喘。只有一个字:惊!

就在这样惊险的道路上左转右转了二三十个弯,行驶了将近四十分钟之后,终于开到了山顶的一处开阔的停车场。我紧握车座位扶手的双手已经酸胀,我紧绷的神经刚想松弛下来,不经意往山涧处一低头,不由被这无意一瞥,又惊得伫立在原地,半天动弹不得。

站在山顶往对面山间望过去,青峰蓝天之间,竟有一块碧玉一般的湖水,横亘在眼前,如同一汪清泪,又如同仙子遗落在人间的的一条绿罗裙带。

远处是黑色,近处是翠绿的重重峰峦,似乎连着湛蓝的天握着雪白的云朵,重峦间的碧玉般的羊湖婀娜多姿,以曼妙的身形柔美的围绕在这之间,湖边尚未开败的大片油菜花,金灿灿的点缀在这幅绝美的画面上。

心中在绝叹之余,不禁有些悲怆,“除却巫山不是云”,你让我以后还有何种心情去游历别的美景啊。来到此处,人间再无其他风景。

康巴的汉子柔情的郎

之前,一直认为西藏的男人都是康巴汉子。书上面讲康巴汉子生活得比其他民族放松,剽悍好斗,喜爱流浪,被人称为西藏的“吉卜赛人”。其实,误解颇多。有必要把我和我同路的花痴康巴迷小伙伴儿,这几天到处走寻康巴汉纸的经历,记录下来,以正视听。

西藏民族众多,康巴人,是指生活在藏东地区的藏族人。如果在街上见到长相英武、肩宽步阔、目光深沉、头发里盘着红丝穗(人称“英雄结”)、古铜的肤色健康而凝重的藏族人,不用问便知道那才是纯种的康巴汉子。

晚上夜游大昭寺,回宾馆的时候夜色已晚,欲叫一辆人力三轮车。但是大昭寺门前有甘肃,青海,四川口音的拉车小青年儿都不屑于跟我俩讨价还价,三十块钱起步,比出租车还贵。

此时,以我俩的价值观,三十块钱,等于三桶1.25升可乐瓶装的牦牛酸奶,三桶啊。于是身边老家伙揉着刚刚磕完长头,紫青的膝盖,拉着我毅然决绝的徒步回宾馆。走至步行街,有个放着大音箱唱着欢快的藏曲儿的藏族小伙儿人力车,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飘过我眼前,被我拦下,我用普通话,他用好像是普通话的普通话,连说带比划,把目的地说在,在距离宾馆尚有一段道路的中途,终于以十块成交价,我们坐上了藏式黄包车。

喜欢搭讪的伴儿,跟车主小伙儿聊天,第一个问题沟通了近十分钟,先问小伙儿叫什么名字,小伙儿回过头,用卷舌音很重的语言咕噜了一两声,配着一路飚歌的藏曲儿着实听不清。直至问到第四遍,小伙儿扭着头,蹬着车,用一只手捂着脸,很聚气儿的说了俩字儿。耳聪目明的我说,是叫“巴善”吧,巴善很快乐的把头扭向我,欢快用力的点头,配着藏曲儿的节奏,蹬着车。伴儿来劲了,继续搭讪,你多大年纪了?巴善边咕噜边一直手比划。“哦,三十了,看起来很年轻呀”他们终于可以沟通了。巴善瞪着三轮车,走在布达拉宫前的机动车道上,夜色中的布达拉宫神气威武,街边的特警和巡逻真枪实弹,近在咫尺。我们示意他不要走机动车道走里面,巴善漠视我的谨慎,依然轻松愉快的蹬车,不再说话。

眼看都已经到谈好的停车地了,巴善还没有要停的意思。虽然他继续向前多蹬一段路我们就可以少走一段。但是这十块钱的成交价对于我们已经算是赚到了,我们很负责任的,叫停,下车,把钱给他,他憨憨的双手接过钱嗤嗤的笑着,依稀听他大声嘟囔好几个“谢谢”。他虽坐着看不清身高,但巴善藏袍下的身躯还挺威武高大,黝黑的国字脸,头上扎着红辫子,配上他腼腆的神情,双手接钱憨厚的的笑容,让人感觉有点混搭的喜感。

不得不在最后出场的,必须要提到的,是午饭时候,在餐厅卖唱的一个康巴汉子。

第一次发现,藏家上衣,牛仔裤,原来这么搭调。牛仔帽原来可以戴的这么帅。男人编辫子,带耳坠,挂项链,竟然会这么有味道。

他弹着自制的扎年琴,唱着听不懂的歌,声音温柔宽广,就这么看着你,对着你唱情歌的时候,简直是触动灵魂。

我决不能失去他,虽然灵魂小激动小颤抖,但我握着相机的双手还是稳稳的把他拍了下来。

朝圣之旅

西藏之于佛教徒,就如犹太教、回教、基督教之于耶路撒冷一样,是圣地,是精神中心,是一生必定要去的地方,是朝圣之旅。

走在川藏线上,仅仅能并行双车道上,见到最多的是观光大巴,自驾越野车。另外还有,就是骑自行车的牛人,和一路磕长头的朝圣者。

骑行来西藏,徒手爬珠峰,成就人生最高逼格!值得一提的是,当看到每一个高逼格的人的脸,就想起一句话“当年装逼来西藏,回去晒成这逼样”……

布达拉宫

长头,又叫五体投地,有些信徒从青海,甘肃一带藏区一路磕头磕到大昭寺,途中有十一步一磕,十三步一磕。到大昭寺门前是磕等身长头,完完全全用身体丈量着大昭寺的青石板。

五体投地,是所有礼法中之最殷重的一种。佛教用此礼法,礼敬之最上者。五体,是指两手、两膝、头顶。信徒在自己膝盖上绑上布条绷带,手上带着用皮筋绑的木板,有的身穿长袍,有的在袍子外面裹着化肥袋子,双手合十,向天,向额头,向心,然后用手掌支撑身体在地面滑过,直到全身紧贴地面,最后额头碰地,双手在后脑上合十,良久一拜。

布达拉宫被称作“第二普陀山”,是达赖喇嘛的冬宫,夏宫是在不远处的罗布林卡。布达拉宫是过去喇嘛政教合一的统治中心,当然现在的统治中心是在布达拉宫附近的自治区政府以及不远处的西藏军区。

布达拉宫依玛步日山而建,呈梯形,敦实雄浑。主体分红宫,白宫和,另外还有三个黄宫。白宫是喇嘛们居住的地方,白色墙壁是用糯米和牛奶砌成的,可以舔食。红宫供奉着历代达赖喇嘛灵塔殿,是达赖喇嘛处理宗教事务的地方,红色的的墙壁不是砖瓦,而是一种叫白玛草的藤条和上红色的染料堆砌而成,厚实紧密,据说有冬暖夏凉的功效。黄宫是处理政治事务的地方。现在对游客开放是主要是红宫和白宫。先进白宫,拾阶而上进入红宫,真正的珠宝饕餮大餐就正式开始了。数不清的水晶曼陀罗,看瞎人眼的红珊瑚,绿松石,老天珠,大块蜜蜡,一切一切全都是金包银,银包金,外面再镶上密密麻麻,足可以让有密集综合症的人晕厥的珠宝,珍珠都是最次的。

藏族人信轮回,他们虔诚修佛就是为了修个来生转世。他们愿意把自己家里所有的财产都换成金银珠宝供奉到寺院,剩余一点点就花在衣袍和首饰上面,穿在自己身上。他们的理念是,今生要花完所有的钱,不能留给子孙后代,否则孩子们就不知道珍惜不懂努力,把钱存在银行是基本想不到的事,把钱留给子孙是造孽的事,只有把它供奉出来才是为家族增光为来世积德的事。

大昭寺,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始建于唐朝贞观21年,寺内主供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是文成公主入蕃带进的,拉萨之所以有“圣地”之誉,皆因这座佛像。据说释迦牟尼不喜立寺供像,世上仅存三尊释迦牟尼等身像。

八岁等身像由尼泊尔尺尊公主嫁给松赞干布时带来,如今供奉在小昭寺;

二十五岁等身像供奉在印度菩提伽耶正觉塔内。

三座等身像中以供奉在大昭寺内的释迦牟尼十二岁鎏金等身像最为精美珍贵。他是大昭寺的主神,是藏传佛教的精髓,是无数佛教信徒的信仰中心。

众多信徒在大昭寺门前五体投地的跪拜,千百年来这里粗糙的石板已经被朝拜者的身体磨擦得像镜子一样的光滑。

他们排一整天的队,只为提着自己的酥油桶来到佛祖像前,往长明灯里添些酥油。

还有像上图中那些从西藏各地,甚至从千里之外的青海、四川、甘肃藏区,几步一个长头磕到拉萨,用自己的身体丈量“世界屋脊”上的土地,一步一步磕到大昭寺前,然后换等身长头在八廓街上围绕着大昭寺用全部身心来朝圣。

住在布达拉宫西门口的宾馆,因为离得较近,我日日夜游八廓街,然后静坐在台阶上仰望大昭寺门上的神鹿和法轮,让所有思想来了又走,感受当下的明月清风,静静坐着,躯体直立,禁语,什么都不要执着。

放松的好像一个累了一天回家后一屁股倒在沙发上的人,没有什么要去做,没有什么未完成,没有什么可担忧,可以放下一切牵挂,满足而自在。

夜晚的大昭寺门前,青石板上见缝插针的全是磕头的信众,几乎比白天还要多,男女老少,小至五六岁,大到八九十岁,有的口中喃喃有词,不细听还以为是某种金属的共鸣声。

大家一致的动作是磕等身长头,整个动作专注,安静,尽力,不干扰别人,能听